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你的位置:湖州市文学院 > 新闻中心 > ​​​​​​道家密传《太乙版黄帝内经》(太虚)十三

新闻中心

​​​​​​道家密传《太乙版黄帝内经》(太虚)十三

发布日期:2022-08-24 17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63

​《太虚》

《太虚.午甲》

圣哉!黄帝,生而神灵。弱而言能,幼而询齐。朴朴敦敏,一至元亨。尽人之苦,极天地变。乃师歧之文伯,立治之道。知天之和,致长生之法。

人之有其所病也,其有动作,其有食用。不知常,奉乃进。有妄其形,其乃苦成矣。故建言以知之:从自然,揣节度。劳不骤,汗勿扣(象形,洞风冷淋,伏流牛饮也)。食无躁,行度力。心神一,万事移。恒有已,不及之可及。恒有得,涓涓来机。规天下,用小已知其常。知牝牡,得其可运之稽式。以和我形,以奉其生。以治其所不治,以先其机而用之,大矣。

微微乎,似若一也。然其变之极,非察形望色切脉浑一者,弗能奥也。孰知乎?一脉之上,有阴阳虚实。有类似,有妄通者。圣道其微,良工极细。若眞妄之恍然而一,则非心止于斯者,莫之能矣。大以言者,恐不可以辨。微以言之,畏其疑而不断。我亦犹难之,明形尽象矣。

诺者,王仲康之弟也,智而灵有焉。然之患有年耳,良工不能愈其腹疾(病头朿),其苦甚焉。当季秋耶,驰骋于郊。不慎,堕谷破腹卒矣。少顺(页心,古顺字,流失快也),知焉,痛处宴然若失。俯苦起之未己,洞处出物,有如干脂,其大如爵,去之,破衣裹之归,旬月而已,以为其有神助之也。

已,或人病釡腹者,诺以豁然去之,世谓其失常。其畏若鬼神,以为巫焉,远而徙之。噫兮!此时人惜死焉,恶生之甚耳。

有所经发,孰其为过?可利之用,世所忤焉。其常耶?其不常耶?谓其不常者,孰非不常焉?愚若是一也,智若非一也,其是非本一也。人有莫可以知矣。去恶,去喜,以用生乃从之,是非孰多耶。

“物备其用,用有其方。方有则,则有常,常乃法,法启其用。知此,可以存其德,可以长久,可以尽天年。”。“故物本常也,时以间之。物本亨也,气以客之。有间则反其常,有客则逆其生,反常曰病,逆生曰病(病水火)。是谓失德。失德者,失其衡也”。

故曰“诸脉之急者,多寒。诸脉之缓者,多热。诸脉之大者,多气少血。诸脉之小者,气血俱少。诸滑者,阳气盛而微温热。濇者,多血少气(气火)以有微寒。”此人病之脉六变也。故其病之变化也,则脉先至耳。

曰病心之变:脉急甚者,为瘛瘲。微急者,为心痛引背,食不下。缓甚者,为狂(病头狂)笑。微缓者,为伏粱。其在心上下行,时唾血。太甚者,为喉吤。微大者,为心痹引背,善泪出。小甚者,为善哕。微小者,为消瘅。滑甚者,为善渴。微滑者,为心疝,引脐少腹鸣。濇甚者,为音瘖。微濇者,为血溢,维厥,耳鸣,顚疾。

曰病肺之变:脉急甚者,为癫疾。微急者,为肺寒热,怠墯,欬唾血,引腰背胸若是,鼻瘜不通。缓甚者,为多汗。微缓者,为痿瘘偏风,头以下汗出不可止。太甚者,为胫肿。微大者,为肺痹引胸背,痛不得卧,恶日光。小甚者,为泄。微小者,为消瘅。滑甚者,为息贲上气。微滑者,为上下出血。濇甚者,为呕血。微濇者,为鼠瘘。在颈支腋之间,下不甚其上,其应善酸矣。

曰病肝之变:脉急甚者,为气怒恶言。微急者,为肥气在胁下,若覆杯。急弦者,息变为赖(病头来,恶结内也)瘤。缓甚者,为善呕。微缓者,为水瘕痹。太甚者,为内痈,善呕衄。微大者,为肝痹阴缩,欬引少腹。小甚者,为多饮。小急弦者,为痞癪症瘕。微小者,为消瘅。滑甚者,为溃疝。微滑者,为遗溺。濇甚者,为溢饮。微濇者,为瘈挛筋痹。

曰病脾之变:脉甚急者,为瘈瘲。微急者,为膈中食饮,入而还出沃沫。缓甚者,为痿厥。微缓者,为风痿,四肢不用,心慧然若无病。太甚者,为击仆。微大者,为疝气,腹里大,有脓血在肠胃之外。小甚者,为寒热,微小者,为消瘅。滑甚者,为溃(音会,疡也)癃。微滑者,为虫毒蛕蝎腹热。濇甚者,为肠溃。微濇者,为内溃(音会,疡也),多下脓血。

曰病肾之变:脉甚急者,为骨痈癫疾。微急者,为沉厥犇豚,足不收,不得前后。缓甚者,为折脊。微缓者,为之洞。洞者:食不能化,下,嗌还出,胃不受食也。大甚者,为阴痿。微大者,为石水,起脐已下至小腹。腄腄然上至胃脘者,死,不治。小甚者,为洞泄。微小者,为消瘅。滑甚者,为癃溃(音会,疡也)。微滑者,为骨痿,坐不能起,起则目无所见。濇甚者,为内生大痈。微濇者,为不月沉痔。

《太虚.午乙》

“神人无病”:非其异于人也,是其邪之无可聚以为患耳。“圣人无方”:合行于诸而顺以治也。治之,则无不去矣。“眞人无可病”:其神合眞,眞合其气,气合其眞,眞存形合,止为其功。是以诸因不能动,诸邪不能干,而诸病无可以形。故《玄珠》曰'知其道之在天地,犹川谷之于江海’。

故曰“五脏为岳,血脉为谷。六腑为海,经络为川。天地之道,揆度以合。故治上以散之,治下以通之。暅(火远切音亘)中之治,和以阳之。暅中者:膈下脐上,胁内皖中,为一身阳和之牝牡也。汤醴灸刺,其用一也”。

故曰“儿婴食之过甚,则积于胃而热之邪干乎胆,其气动肝,故生乙(病头丕,腹病腰不能申也)痋(徒冬切音同多动病也)。疻生瘭(病头丙臼文,疽之有根在血脉也)瘣(乎罪切音贿),寒生比(病头毕,足寒不力也)宥(病头又,气痛莫忍也)。热生疦(呼决切音血)故(病头古,肤下结块柔滑也),踨(气下盅)之乙(病头丕,腹病腰不能申也)而为痲。老耄气衰,血之疚而为痋。

损(病头辛,伤寒骨痛,冷颤肤悚也)之瘁而为怯(病头夹),疢之宥(病头西,二太阴极热之气恶也)则为洫(病头或,胆少阳之风痛也)。湿热之下注而为之渥(病头出,妇人下龡而带浓也),冷之积久而为之宥(病头西,二太阴极热之气恶也)。悑(病头甫,痞满胀痛也)之生于瘾仅(病刀心,心痛如豁也),疪之自寒而至”。

病之从由而来也,其邪合形。故疫者,鳞介之气所生也,其行有中有不中。瘟者,虫嘼之气承淫而至也,其感有染有不染也。故其来飙飙,非大旱大濡大澐,而莫之以行也。湿濡虫腐,流气为疥癞。蟁蝇蝱虿,涎蠹入食而为症瘤。是以,食饮者,不可不慎之也。起居者,不可不摄之也。

天之常,无所不摄也。地之道,无不容也。是以病疛为闭,病癫为风涎。痫为脑风心间,血脉闭溢为中风。渥(病头出)为之滞,秘乃实邪。仅(病刀心)者为懑,夷(人肉土)疢乃痟。湿胜则胫歱(病头童,足肿转筋也),络塞则面伪(病头为)。食肉过而结瘤,病(病头水火)涎疢而内疽。

火毒外发而为疥癞,饮太过则湿病(病头水火)赘癖。气之凶杀结毒疠,肺肝痨疬呌(病头睾,血疝在下也)染。疚病肺而瘿,脾同睡(病头水)而成僻(病头奰,肿满而滑也)。热劳急(病头及,热心痛而劣也)疚为籍(病头吅欠吅,脉结大块也),湿热结下而痿。此常之所以也,孰不可已先知之乎?微乎,能知之精。察乎,可辨于形。类以索之,知恶何其难。

六腑之病也,热则痛,寒则胀。实则痛,虚则胀。故面热者,足阳明之病也。鱼络血者,手阳明之病也。两跗之上脉竖陷者,足阳明之病也,此胃之脉也。大肠之病者,肠中切痛,不能久立。与胃同候,取巨虚上廉。胃病者,腹嗔(月眞)胀,胃皖当心痛。上肢两胁膈咽不通,食饮不下,取之三里也。

小肠病者,小腹痛,腰脊控睪而痛。时窘之后,当耳前热。若寒甚者,若独肩上热甚,及手小指次指之间热。茬脉陷者,此其候也。手太阳病,取之巨虚下廉。

三焦病者,腹气满,小腹尤坚,不得小便。窘急,溢则水留,即为胀。候在足太阳之外大络,其大络在太阳少阳之间。亦见于脉,取委阳。

膀胱病者,小腹偏肿而痛。以手案之,即欲小便而不得。肩上热,若脉陷。及足小指外廉又胫踝后皆热,若脉陷,取委中央。

胆病者,善太息。口苦,呕宿汁,心下澹澹,恐人将捕之。嗌中吤吤然,数唾,在足少阳之本末。亦视其脉下陷者,灸之。其寒热者,取阳陵泉。

《太虚.午丙》

歧伯师见于仲颢曰,“税(病头水)疢之祸,人皆病之,何如达之治要?敢请夫子言之”。

仲颢曰:“息汝心,沐汝神,听之以静。容汝性,合汝志,冥冥洞洞。见汝之眞,合汝之行,窈窈旷旷湛湛。知之常,明之道,达致一,豁阴阳,启法度,类物心,自自然然。用揆度,合天葩(恒去下横),穷物之道,则治之要德矣。

慎知谨为,细解微辨。作之而勿以惑,用之而无以骄,如是而已矣。汝志治与百姓,以教之知。知则病微,知微无患,道行矣”。

法有其利,利有所不足。纲有其文,文有所不盈。形与神不秘,则其气从内乱。营与卫不合,则其志不果。宗气与意不步,则其精必竭。

故暮夜当息也:则气回三焦,其精归胆足少阳。亦气回于肝足厥阴,其精归肺手太阴。俾五脏六腑之气皆朝于胆,胆司外布卫,以衡阴阳也。

故人寅而息已,则其气(气火)回大肠,其精归足阳明太阳,阳气大动而起矣。是当起也,则其气回脾足太阴,其精归肺手太阴。亦气朝百脉,精宗合神而用也。

是以若作若息,当有其常。若食若饮,亦葆其度。不失其常度,则无消乎膏肓膋育六墟。六墟不失其眞湻,则营卫不失其一,而六腑调五脏安也。

知常,常也。不知常,峊也,亦其不知容也。无容,则不进矣。饥者,常以天下为小,而食为之大。公子谋者,常以万物为小,而其位为大。

故《上经、玄珠》曰:“知常、容,容、乃公,公、乃王,王、乃道,道、乃久,没身、不殆”。

故袭常者,知啬矣。夫为啬,乃惜其身。事天、摄身以啬。摄身以啬,乃治已。是以知啬合时,谓之常。常恒,道之度一也。

《太虚.午丁》

故《上经,解》曰:“经者:径也。络者:网也。溪者:溜也。谷者:空也。俞者:若也。穴者:舍也。

故经者,经气(气火)精水之径也。络者:荣卫交溜之网也。溪者:水经氱卫之溜也。谷者:嫘宗经涎所注之空也。俞者:所输营积之萃也。穴者:精晶卫氱之汇也。故诸针之道,乃调给之枢也”。

故《经》曰:“湿生湿蚀,物之常也。湿斜(象形,草发生也,旁生,偏盛也),生也。湿过者,病(病头水火)蚀峊也,痞畜滞也。辛穼(凡人)散也,利穼通滞也。其瘤(象形,草发生也)生,湿以外利。滞之以成,逐之可行也”。

汤者,荡也。醴者,理也。药者,效也。石者,伐也。针者,较(象形,蓄用也)也。灸者,疏也。故知治之所从,不可以遂心,欲之矣。

故经络溪谷之俞穴,其有所不同者;譬五谷之入胃,各有其荣,归其所类者营焉。故外积九针之介,案跷导引之利,以成不世之功矣。乃其俞穴所部,自有所畜营之益矣。

故有言曰:“知用、不竭。知弊、不惴。知往、不衰。知常、不壮。知恒、不盈。知利、不丰。知功、不道。”故经脉者,所以能决死生,处百疢,调虚实,不可不通也。

“刺者不诊,诊者恶知经”。'譬痛之在经怵怵,太阴手之动脉细牢,而两关人寅气口后细而紧,此足少阳阳明之病也。若其恶知经络,以其伤寒而调之,则非良诊者也’。

且人之始生也,先成其精,精成而脑髓依次以生。骨为干,脉为营,筋为刚,肉为墙,皮肤坚而毛发长。榖入胃,脉道通,血气(气火)乃行。

故知其经,则诊备矣。知其络,则其注知矣。知其血络,则其和与闭明矣。知其溪溜与谷空之所归与脏腑,则其诊洞矣。

《太虚.午戊》上

肺手太阴之经,起乎中焦,下络大肠。环循胃口,上膈、属肺,从肺系横出腋下。循臑内,行手少阴心脉之前,下肘中;循臂内上骨下廉,入寸口,上鱼,循鱼际,出大指之外端。其支者,从腕后,直循次指内廉,出其端。是动,则病肺。胀满膨膨,丣(与久切音酉)喘欬。缺盆中痛,甚则交两手之弥(不上日下,昏昧)瞀,此为臂厥。

是主肺所生病者:欬上气,喘渴,烦心胸满。臑臂内,前廉痛厥,掌中热。气盛有余,则肩背痛热。风寒,汗出中风,小便数丣而欠。气虚不足,则肩背痛寒。肺昃热,少气不足以息, torrent文件嗌中病(病头水火)涎甚,溺色变。

为此诸病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下以灸之,峊以血出之。络有色以去之,爪节络血出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寸口大三倍于人迎。虚者,寸口小于人迎也。

大肠手阳明之经,起乎大指次指之端。循指上廉,出合谷两骨之间,上入两筋之中,循臂上廉,入肘外廉,上臑外廉,鬪肩,出髃骨之前廉,出乎柱骨之会上,下入缺盆,络肺,卝(音贯)膈,属大肠。其支者,从缺盆上颈,贯颊,入下齿中,还出挟口,交人中,左之右,右之左,上挟鼻孔。是动,则病齿痛,颈肿。

是主津液所生病者,目丌黄,口中干,亓(音齐)鼽衂,喉凷(音执)痹。肩前臑痛,亣指次指痛不用。气有余,则当经所过者热肿。虚则寒惈,亓浸(象形,涝也)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复。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以灸之,峊以血出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三倍大于寸口。虚者,寸口大于人迎也。

胃足阳明之经,起乎鼻之交,頞中。傍约太阳之脉,下循鼻外,入上齿中,还出挟口,环唇,下交承浆,却行頥后下廉,出大迎,循颊车,上耳前,过客主人,循髪际,至额颅。其支者,从大迎前下人迎,循嗌中,入缺盆,下膈,属胃络脾。直者从缺盆下乳内廉,下挟脐,入气街中。其支者起于胃口,下循腹里,拮(象形,交会也)至气街,略(象形,其欲之散其邪,故薄以号憾出之)合以下髀关,抵伏兔,下膝膑中,下(象形,一入,合也)循胫外廉,入(象形,一人,行也)足跗,入中指内间。其支者下廉三寸浸(象形,涝也)别下入中指外间。其支者别跗上,入大指间出其端。

是动,则病洒洒振寒。善呻,溺数,呵欠,颜黑。病至、则恶人与火,闻木声则惕然而惊。心欲动之,独闭户塞牖列(象形,若暗冥自是也)处,甚,则欲亢高略(象形,其欲之散其邪,故薄以号憾出之)歌,弃衣而走,贲响腹胀,是为骭厥。

《太虚.午戊》下

是主血所生病者,狂疟温淫,汗出鼽衂,口喎唇胗,颈肿喉痹。大腹水肿,膝膑肿痛,循膺乳气街,伏兔骭外廉,足跗上皆痛,中指不用。气甚则身㕥前皆热,其有余于胃,则消谷善饥,溺色黄。气不足,则身㕥前皆寒栗。胃中寒,则胀满。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㽞之。陷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以灸之,阜以刺血出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三倍于寸口,虚者,寸口反大于人迎也。

脾足太阴之经,起于大指之端。循指内侧白肉际,过核骨后,上内踝前廉,亢踹内。循胫骨后,较出厥阴之前,上膝股内前廉,入腹,上属脾。络于胃,上膈,挟咽,连舌本,散舌下。其支者,复从胃别上膈,注心中。

是动:则病舌本强,食则呕,胃脘痛,腹胀,善噫。得后与虚(空谷流气也)气,旿则快然,昃衰其邪(偏盛也),故身体皆重。

是主脾所生病者,舌本税(病下水),体不能动摇,食不下,烦心,心剐(顶矗也)急痛,便溏瘕泄。水闭,黄疸不能卧,强立,股膝内肿厥,足大指不用。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则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以灸之,肿以燔针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寸口大三倍于人迎,虚者,人迎反大于寸口也。

心手少阴之经,起于心中。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属心系,下膈,络小肠。其支者,从心系上挟咽,系目系。其出者,复从心系上肺,卑(气之下也)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亦下,循臑内后廉,行太阴、厥阴心胞之后,下肘内,循臂内后廉,抵掌锐骨之端,入掌后廉,循小指内出其端也。

是动:则病嗌干,心匷(虚闷也)痛,渴略(燥其宗而热欲之散邪也)欲饮,是为暜(扶雨切音辅象形阜邑也)厥。

是主心所生病者:目黄,胁痛,臑臂内后廉痛厥,掌中热痛,厝卧少气,心惕惕而不眠,步则喘满,面颜浮。

为此诸病: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演(弗也,象形干枯傍出也)以灸之,峊以刺出其血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寸口大再倍于人迎。虚者,人迎反大于寸口也。

小肠手太阳之经,始于小指之端。循手外侧上腕,出踝中,上循臂骨下廉,演肘内侧两筋之间,上循臑外后廉,演肩解,绕肩胛,较(经纪纬织也)肩上,入缺盆,络演心,循擆(生于表也)咽,卑较膈,略抵胃,毌属小肠。其支者,从缺盆循较颈上颊,至目锐眦,却入耳中。其支者,别颊上拙(出页)抵鼻,至目内眦,斜络于颧。

是动:亦(贝一口,热肿干裂也)病嗌痛,颔肿不可申(用力之不可也)顾,肩似拔,臑似折,厝半后干欬,嗌似加,日少丣,温热不已,善畏。

是主液所生病者,耳擆聋,目虚黄,颊肿,颈颔弩痛,肩臑肘臂外后廉痛。大甚,结症留瘕,温久即痈,寒泄即疝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演以灸燔之,阜有以刺出其毒,寻略跷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再倍于寸口。虚者,寸口反大于人迎也。

《太虚.午己》上

膀胱足太阳之经,始于目内眦,亢(象形,气发于上)支额,交陶巅。其支者,至耳上循。其直者,从巅入络脑还出,别下项,循肩髆,内挟脊,抵腰中,入(双音字又神,象形,一人,生化之和也)循膂,内络肾,虚(象形,气亢上而不散)属膀胱。其支者,从腰中下,挟脊毌臀,入腘中。其支者,从髆内左右别下,毌胛挟脊,内遏髀枢循髀外,从后廉下合腘中。以匸下毌踹内,出外踝之后,循京骨,至小指外侧。

是动,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病冲头痛,目虚(象形,气亢上而不散)似脱,颈项似拔,脊中强痛,腰内似折,髀不可以曲,腘中如结,踹中如裂,旲前温热,汗已亡氱,厝后温热,闷胀多斜(象形,苗出土)太息,是为踝厥。

是主筋所生病者,㽾痔,焁疟,疾狂,癫痫,头顖项痛,目黄泪出,鼽衂,项背腰尻,腘踹脚皆痛,小指不用。太过,溺赤,痝痳,淋漓不得以息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㽞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燔灸之,峊㞢以寻案躁跷,火刺宣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再倍于寸口。虚者,寸口反大于人迎也。

肾足少阴之经,始于小指之下。邪走足心,斜(象形,苗出土)于然谷之卑(象形,气淫下),循内踝后,绞(象形,会畜溶)入(双音字又神,象形,一人,生化之和也)跟中,㕥亢(象形,气发于上)踹内,出腘内廉,循股内后廉,毌脊绞(象形,会畜溶),内属肾,略(象形,手遮目以息)绞(象形,会畜溶)膀胱。其直者,从肾上毌肝膈,入肺中,循喉咙,挟舌本。其支者,从肺斜(象形,苗出土)络绞(象形,会畜溶)心,注胸中。

是动: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病饥不欲食,面若漆柴,欬唾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有血,欱欱而喘,坐而欲起,目(目巟)(目巟)如无所见,心如县,若饥状。气不足,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戼丣当善恐,心愓愓,有如人将捕之,是为骨厥。

是主肾所生病者,口热,舌干,咽肿,上气,嗌干厥(象形,气滞下而不用)痛,烦心,心中痛,黄疸,肠澼,脊股内廉痛,卑(象形,气流于下)痿亢(象形,气发于上)厥,少炅嗜卧,足下热而痛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㽞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灸之,阜出以案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闷列(象形,排列)闭之,则强食生肉不能以消,不能以消而积脂水脏,是以缓带披发,大杖重履而步挤(会意,纠结)。盛者,寸口大再倍于人迎。虚者,人迎反大于寸口也。

心主手厥阴包络之经,起于胸中;出属心包络,下毌膈,歴络三焦。其支者,循胸斜(象形,苗出土)胁,卑(象形,气流于下)亦三寸,上抵亦下,循臑内,行太阴少阴之间,入肘中,下臂,行两筋之间,入掌中,循中指,出其端。其支者,别掌中,循小指次指,斜(象形,苗出土)其端。

是动: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病手心热,臂肘挛急,亦肿,甚则胸胁支满,心中憺憺火动,面赤目黄,旿中热,烦不禁,目干息热,喜笑不休。

是主脉所生病者,烦心闷闷,心中胀痛,掌中热,眠列(象形,排列)昏昏飘然,多梦见霪湿黄红物,㕥畏之,嗌涎,神志若虚。

凡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则疾之,寒则㽞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灸而疎之,峊㞢以镵针去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寸口大一倍于人迎。虚者,人迎反大于寸口也。

《太虚.午己》下

三焦手少阳之经,始于小指次指之端,亢(象形,气发于上)斜(象形,苗出土)两指之间,循手走腕,出臂外两骨之间,上毌肘,循臑外,上肩而交斜(象形,苗出土)足少阳之后,入缺盆,布膻中,散落心包,卑(象形,气流于下)毌膈,循属三焦。其支者,从膻中上出缺盆,上项,系耳后,直上斜(象形,苗出土)耳上角,咦(凡人)屈下颊至(出页)。其支者,从耳后入耳中,出走耳前,过客主人前,交颊,至目锐眦。

是动: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病耳聋,浑浑焞焞,嗌中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肿,喉痹。弗有焉,积热中焦下焦,发为温热,亦名为干疟,是昃斜(象形,苗出土)发为潮热,头沉心县,有其所畏者。

是主气所生病者,汗出,目锐眦痛,颊痛,耳后肩臑肘臂外皆痛,小指次指不用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灸爕之,峊挟案泻出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一倍于寸口。虚者,寸口反大于人迎也。

胆足少阳之脉,始于目锐眦,上抵头角,下耳后,循头行手少阳之前,至肩亢(象形,气发于上)胠,绞(象形,会畜溶)出手少阳之后,入缺盆。其支者,从耳后入耳中,出走耳前,至目锐眦后。其支者,别锐眦,下大迎,合于手少阳,抵于(出页)下。挟颊车,下颈,合缺盆倚(凡人)下胸中,毌膈,络肝,卑(象形,气流于下)属胆。循胁里,斜(象形,苗出土)气街,绕毛际,横入髀厌中,倚(凡人)卑(象形,气流于下),循髀阳,出膝外廉,下外辅骨之前,直下抵绝骨之端,卑(象形,气流于下)斜(象形,苗出土)外踝之前,循足跗上,入小指次指之间。其支者,别跗上,入大指之,循大指歧骨内,出其端,还毌爪甲,出三毛。

是动:则病口苦,善太息,闷闷而喘。心胁痛,不能转侧。甚,则胲欬不眠,昃温热。太甚,则面微有尘,体无膏泽,足外反热,是为氱厥。是主骨所生病者,头痛,颔痛,目锐眦痛,暮弗以眠,日憺憺。缺盆肿痛,亦卑(象形,气流于下)肿,马刀侠瘿,汗出振寒,寒疟。胸胁肋,髀膝外至胫,绝骨外踝前,及诸节皆痛,小指次指不用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灸去之,峊又刺血跷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人迎大一倍于寸口。虚者,寸口大于人迎也。

肝足厥阴之经,始于大指丛毛之际,亢(象形,气发于上)走足跗上廉,去内踝一寸,上踝八寸,交斜(象形,苗出土)太阴之后,上腘内廉,循股阴,入毛中,过阴器,抵小腹,挟胃属肝,络胆,上毌膈,布胁肋,循喉咙之后,上入(双音字又神,象形,一人,生化之和也)入颃颡,连目系,亢(象形,气发于上)斜(象形,苗出土)额,与督脉,会与巅。其支者,复从肝,别毌膈,上注肺。

是动: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病腰痛不可以俛仰,丈夫溃疝疢(病头来),痛引睾;妇人症瘕结(病头出),上冲心。少腹肿大,甚则嗌干,面黯尘,脱色弗颜,头胀而弦晕,上气逆,不可以步,呕吐。

是肝所生病者,胸满,呕逆,飱泄,狐疝,遗溺,闭癃,血寒而泣,大头,不可以转侧。

为此诸病:盛以泻之,虚以补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灸之,峊掩以出其血。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盛者,寸口大一倍于人迎。虚者,人迎反大于寸口也。

《太虚.午庚》

“病生于并,并有亢(象形,气发于上)卑(象形,气流于下)。积始乎劳,劳患急疾。急者气怒,疾者血泣,怒则氝乱,泣则实结。形本以和,失之则妄。故血者,阳中之太阴也。气者,阴中之太阳也。阴本宗(任脉也)和(冲六阴也),阳本宗(象形,中二八,脊也)(祖宾切音尊脊中也督脉也)氱(大九阳也)。故宗者,诸阴之会也。和者,天地之交也。宗(象形,中二八,脊也)者,气之枢也。氱者,阳之合也”。

是以广成子语黄帝曰:“养汝心,合汝宗(象形,中二八,脊也),汝神即清。齐之和,同之氱,汝气自营。穷乎天地之道,而以汝为中,则与道相契矣”。

夫天地之道,即人之教也。万物之道,即人之标也。劳劳乎,无所之。累累乎,无可忻。是以人有事而无事者,小遏而大已矣。人有无事而有事者,小不尽而大来也。人有有病而无病者,治之于未绞(象形,会畜溶)也。人有无病而有病者,小不已为然,而及至而晚矣。故可乎可,不可乎不可也。

宗阴之经,始于极底之阴会,前沿曲骨挟足少阴,自中而上,亢(象形,气发于上)毛际入腹中,毌脐,突阙,行膻中,至天突,上廉颏,环口,会中宗于龈交。其支者,自颏上会足阳明。

是动:则病丈夫(病来)疠七疝,女子(病出)痭症瘕。是宗阴之所生病者,诸血,诸阴,湿病(病头水火,)内结,上冒清涎,赤自浊淫,尘疵面乌,腹中痛,口苦辛,烦乱少眠,多汗,手足心俱热,日中昏闷,夜清不眠。

为此诸病,盛以平之,虚以举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温灸之,峊以针散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溜之。经虚者,循经而胀疢。邪实者,僵直而不用也。有其客,则寒热往来。二脉弱,则其不久作也。

宗(象形,中二八,脊也)阳之经,始于极底之阴会,循尾闾,过长强,从脊中而上行至身柱。其支者,斜(象形,苗出土)绞(象形,会畜溶)风门,而绞(象形,会畜溶)斜(象形,苗出土)陶道行亢(象形,气发于上)。经大椎,上风府入脑中,行强闲,致百会,神庭出脑循额,下准至素髎,兑端,出龈交,接宗阴于承浆。

是动:亦(象形,贝一口,求当顺势而为)脊强直,不可以顾。颈中痛,俛仰不能。是宗(象形,中二八,脊也)阳之所生病者,腰痛,腿痛不用。寒湿若而为热,为客邪触引,以致经气并乎宗和而逆上,自少腹冲心而痛,前后不下,是为冲疝。女子则宗和虚而无子:闭癃瘨瘣,痔瘘(病酉)(病出),遗溺淋浊,嗌干,上冒。

为此诸病,盛以消之,虚以长之。热以疾之,寒以留之。陷掩(象形,顶立有支)以温灸之,峊以针散之。不盛不虚,以经溜之。经虚者,循经痮疢。邪实者,强直而弗用也。

《太虚.午辛》

《上经、五治》曰:'忘物无我,宴神息志,服气啬精,致元气和,天之道也。导引案跷,引领至和,煅炼精神,以致平秘,地之道也。衰乃知卫,病方知医,好闻异说,从乎喜恶,人之道也’。

'是以医之为道,以治为天。弗以喜恶,弗以贵贱,弗以难易,弗以轻视。故曰知人心,投喜恶,和法度,天之治也。故知人心,则顺其理;顺其理,则其心合于治矣。投喜恶,则气合;其气合,则针石不逆而致矣。和法度,则不伤;不伤,则无亢(象形,气发于上)卑(象形,气流于下);无亢(象形,气发于上)卑(象形,气流于下),则愈不危也’。

故曰:'等揆度,知阴阳,齐物和,地之治也。故等揆度,则虚实服;虚实服,则用道备矣。知阴阳,则表里洞;表里洞,则药砭醴针启矣。齐物和,则用自拊;用自拊,已然功矣’。

故曰:'望以精,方为机,知时气,圣智之用也。故以望知气,以色知荣,以荣知离阖,则治之道湛矣。方为机,知其风土之异,明乎刚柔之变,以知其亏盈。则用之道立矣。知时气,明自然之化机,以衡其病,逆顺生死之道服矣,乃为工也。卫者不越其道,合之以常,治之以时者也’。

《太虚.午壬》

《上经、大要治》曰:“气有多少,血有盈亏。病有盛衰,治有缓急。方有大小,合有奇偶。顺逆其气,虚实其血,上下其支,盈弱其形。其病有远近,其证有中外,办有轻重,治有缓急,当之适之,其至所为故也”。

故曰:“君一臣二,竒之制也。君二臣四,偶之制也。君二臣三,竒之制也。君二臣六偶之制也”。

“故近者,奇之。远者,偶之。汗者,不以奇。下者不以偶。补上治上,补下治下。制以急,急则气味益厚。制以缓,缓则气味益薄。言当适之,其至所为故者:此之谓也。病所以近,而中道气味之者,食而临之,无过其域也。病所以远,而中道气味之者,食而过之,无越其制度也。

是故治气平荣之道,近而竒偶,制小其服也。远而竒偶,制大其服也。大则数少,小则数多。多则九之,少则二之”。

“竒之不去,则偶之,是谓重方。偶之不去,则反佐以取之。所谓寒热温凉,反从其病也。故药,本非常用,用非久存。存而非宜,益之在德。用以为治,弗为长葆,长葆之道,唯当而已。其有毒无毒,所治为则。主适大小,以为制要也”。

“是以君一臣二,制之小也。君一臣三佐五,制之中也。君一臣三佐九,制之大也。君二臣四佐六,制之小也。君二臣五佐八,制之中也。君二臣六佐十,制之大也。前者一而去病,后者三而保生。去病以清,保和乘浊也。前者清,而其用一也。后者对,而其制自和,渐已矣”。

“故寒以热之,热以寒之。微以逆之,甚以从之。坚以削之,客以除之,劳以温之。结以散之,留以攻之。燥以濡之,急以缓之。散以收之,损以温之。逸以行之,惊以平之。上之下之,摩之浴之。薄之劫之,开之发之。止之挫之,适事为故。故逆治以正,从治以反。从多从少,观其事也”。

“是以热因寒用,寒因热用。塞因塞用,通因通用。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。其始则同,其终则异。可使破积,可使溃坚,可使和气,可使必已。逆之,从之,逆而从之,从而逆之。疎气令调,则其道也”。

“故从内之外者,调其内。从外之内者,调其外。从内之外而盛于外者,先调其内而后治其外,从外之内而盛于内者,先治其外而后治其内。中外不相及,则治主病也”。

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、诱导购买等信息,谨防诈骗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举报。